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走入广东 > 服务大众 >
美国大选结果难产,如果拜登当选,特朗普不交

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难产了。

 

美国大选结果难产,如果拜登当选,特朗普不交权怎么办?

 

面对“摇摆州”选情变化,特朗普竞选团队11月4日称,已先后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佐治亚州发起诉讼,要求法院下令停止当地计票。此外,特朗普方面声称威斯康星州出现计票“违规”、结果可疑,申请在该州进行重新计票。

 

美国大选结果难产,如果拜登当选,特朗普不交权怎么办?

 

11月5日,佐治亚州法官驳回了特朗普团队的竞选诉讼。

 

11月5日11时30分(北京时间6日零时30分),特朗普竞选团队在该州拉斯维加斯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重大决定”。英国天空新闻消息,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发布会上宣布,在内华达州提起竞选诉讼。

 

5日下午,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发表讲话,他称,“在美国,投票是神圣的,它是人们表达意愿的方式,是选民的意愿,而不是选择美国总统之类的其他任何事。”“每一张选票都必须清点,”他还说,“但这需要耐心。”

 

美国大选结果难产,如果拜登当选,特朗普不交权怎么办?

 

实际上,由于今年竞选过程中的的剧情过于精彩,导致了在最终结果公布前,没有人敢轻言断定谁才是最后的胜者。截至发稿,拜登依然没有拿到他需要的最后一支“蓝州”。

 

民调数据因为可能存在的“沉默的大多数”有失效嫌疑,“义乌指数”因今年的贸易摩擦和制造业转移问题有失准确性。但不可否认的是,拜登与特朗普二人截然相反的政治主张基本反映了目前美国社会中最大的矛盾。我们可以从经济振兴、税收政策、贸易政策几个角度简单进行一下分析。

 

▪ 经济振兴

 

特朗普

特朗普在任期间,推行了如下经济振兴政策:美国家庭优先法案(美国优先);2.2 万亿美元的肺炎纾困法案;4840亿美元的小型企业贷款。特朗普考虑提出1 万亿美元(原2 万亿美元,在第一任期内并未兑现)的基础建设计划(道路、桥梁、 5G 建设、乡村网络),以应对新冠疫情并提振经济。

 

拜登

拜登以蓝领、中产阶级为诉求对象,经常自称中产乔(Middle-Class Joe),并且多次表态“美国不是建立在华尔街银行家、 CEO 、避险基金经理人,而是建立在由劳工与工会组成的中产阶级”。拜登支持提升基本薪资至 15 美金、强化工会角色、针对大型科技公司(FB、Google、Amazon)展开反托拉斯调查。

 

▪ 税收

 

特朗普

特朗普曾于 2017 年底签署《减税与就业法案》,个人税方面,调降个人所得税的边际税率、最高税率从39%下调至37%,标准扣除额翻倍,被认为将受惠富人阶级;企业税方面,将最高35%的企业税调降至21%,并给予小企业20%扣除额,最主要受惠者为电信(33.8%)、金融(29%)等实际税率高的产业。

 

拜登

拜登主张取消特朗普减税政策,并将最高个人所得税率从37%调升至39.6%,最高企业所得税率从 21% 调升至 28%。拜登表示应该停止奖励富豪阶级、开始奖励劳动阶级。根据 Tax Policy Center 分析,75% 的加税额会由美国所得前 1% 的家庭买单,93% 的加税额会由所得前 20% 的家庭买单,预期拜登的加税改革在未来十年为美国政府增加 4 万亿收入。

▪ 贸易

 

特朗普

从上任以后,贸易是特朗普作为最多的领域之一,过去四年,2017年1月23日,特朗普退出了TPP(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2020年7月1日,与 墨西哥签署了 《美墨加协定(USMCA)》,与中国、欧盟和加拿大等开打贸易摩擦以寻求“公平的贸易政策”。

 

拜登

与特朗普更喜欢采取单边主义形式的极端关税政策来解决美国贸易问题不同,拜登主张联盟施压。拜登曾抨击特朗普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摩擦,他虽然主张对有不正当贸易行为的国家采取“积极的贸易强制行动”,但他更倾向于在多边层面上争取美国盟友来对不正当贸易国进行施压。

 

而二者的主张也在最大程度上代表了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政治分歧”。

美国大选结果难产,如果拜登当选,特朗普不交权怎么办?

 

 

有学者认为,目前美国有四种主导性的政治分歧,分别是阶级、全球化、族群与认同、意识形态。

 

阶级:民主党倾向于代表普通中产阶级和中低收入阶层,共和党则代表中高收入阶层和工商业阶层。而在政策表现上这种倾向尤为明显,前者往往推行政府管制、高税率、高福利、大政府的政策,后者一般主张自由放任、低税率、低福利、小政府。

 

全球化:实际上,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全球化问题并不是两党较大的政治分歧点。直到美国制造业发达的大湖地区开始被称为“铁锈地带”。人们开始反思,“全球化”为美国究竟带来了什么?

 

众所周知,2016年,特朗普正是靠着铁锈带的选票登上总统之位,起因就是他那句“把制造业机会带回美国”的口号。

 

群族与认同: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不论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在,移民都为建设美国贡献了不可小觑的力量。但新移民与旧移民之间有一个较大的区别——在文化上是否被认可为美国人。

 

哈佛大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曾提出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基本反映了美国保守派的核心思想。他担心,移民大规模进入却没被美国同化,美国作为一个国家会不会在文明上被瓦解?他认为,美国的盎格鲁-撒克逊传统以及新教传统,是这个国家自17世纪以来成长过程中极其重要的因素。正是这些因素促成了美国的繁荣与强大,如果丧失这些因素,美国未来有可能会瓦解和衰落。美国自由派的观点则较为“乐观主义”,他们欢迎人口多样化,认为移民是美国非常重要的发展动力,是创新的来源,是保持活力的基础。

 

意识形态:其实在群族与认同这一问题上的分歧就代表了美国社会两种主流的意识形态分歧。即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保守主义更尊重自由、个人选择、自由市场和美国历史上的传统;自由主义更尊重平等、进步,以及文化多元主义等。自由主义更多代表民主党立场,保守主义则代表共和党的立场。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研究发现,从1994年到2017年,两党选民的政治分歧一直在扩大。而这背后,是美国社会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分歧在不断扩大。深层次的原因是底层的和中产阶级的“怨恨”。底层如中西部锈带的失业工人阶级、底特律深受种族冲突冲击和经济衰退之苦的白人城市贫民、被北方自由主义城市深深歧视的南方农民等。中产阶级如对纳税、高福利的不满,收入增长缓慢等。

 

要知道,美国最近三四十年贫富差距扩大,中低收入阶层生活变得相对更艰难。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曾做过一项统计:美国前1%的家庭在过去40年收入增长比较可观,特别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增长超过300%;同时期,最低收入阶层、中等收入阶层,甚至排在最富裕的1%之下的高收入阶层,收入增长都要比前1%低得多

 

与过去美国总统大选时,人们普遍关心下一任总统的执政理念会给美国带来怎样的影响不同,本次美国总统大选,更多的人在关心一个问题:假设拜登赢了,但特朗普不愿和平交权怎么办?

 

美国大选结果难产,如果拜登当选,特朗普不交权怎么办?

 

投票之前就有媒报道称,如果拜登以微弱优势、而不是大幅优势赢下选举,特朗普很可能会以选举过程存在问题的名义,将选举结果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

 

将选举结果上诉至最高院并非没有先例。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争夺白宫,最终聚焦到佛罗里达州,双方在该州得票数异常接近。争执聚焦在是否需要重新点票,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希望重点、布什不希望。双方将该案诉至了佛州法院。州法院做出了有利于戈尔的判决,但后来被最高法院推翻。后来,布什成为美国总统。

 

而从目前美国最高法院的情况来看,假设上诉至最高法院,特朗普的赢面要大一旦。今年9月金斯伯格大法官过世之后,特朗普任命大法官巴雷特后,保守派在最高院的席位升至六席。因此,一旦特朗普获得上诉机会,最高法院很有可能会做出有利于特朗普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