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灯四
幻灯三
幻灯二
幻灯一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计划信息 > 经济发展 >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三个儿子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三个儿子

毛泽东与杨开慧

 

毛泽东与杨开慧育有三子: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毛岸英出生于1922年,次年毛岸青出生。这时一家住在长沙清水塘22号租借的房屋。毛泽东东奔西走,杨开慧既要照料孩子,又要做着革命工作,忙不过来,幸好,有母亲向振熙搬来同住,刚强的母亲帮助着他们。而随毛泽东奔走各方的时候,杨开慧带上长子毛岸英。自小毛岸英便没过几天安稳的日子。也许正是这颠沛流离和毛、杨的基因,造就了毛岸英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1926年三子毛岸龙降生。如果不是血雨腥风的年代,这将是多么幸福的一家。这一年保姆陈玉英来到他们的家。

1927年国共决裂,刹时阴风怒号。杨开慧携母亲、孩子回到板仓杨家老宅隐蔽。回湖南搞秋收暴动的毛泽东曾赶奔板仓探望他们。一个儿子尚在襁褓,还不会喊他大大,能喊他大大的儿子望他的眼神也显着陌生,叫得也不是那么清晰。那稚嫩的脸颊他亲吻了又亲吻,不叫泪水流下,怕烫了孩儿,他知道前路万般凶险。他心中一万次地说:“儿子,父亲爱你们!”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此一别,是他与三儿子的永诀。妻子送他一程,此一别是毛泽东与爱侣的永诀。

秋收暴动,三湘大地震颤。何健悬赏一千块大洋缉拿毛泽东的夫人杨开慧。母亲常在孩子们的眼前突然消失,躲避着追捕。姥姥和保姆照护着他们,他们弄不明白那个要叫做大大的人为什么总是离开,弄不明白娘为什么也总是突然离开,甚至离开得那么匆忙。回也匆匆,去也匆匆。岸英应该向姥姥问到这一个问题。姥姥会掩饰心酸。岸青会因想念母亲而号哭。岸龙会因喝不到奶水而号哭。板仓的杨家老宅,敌人一次次光顾,搜寻杨开慧。在群众的掩护下她数次化险为夷。

母亲在家的时候,孩子午夜醒来,会看到母亲在油灯下写着什么,会看到母亲流泪。发现母亲把写下的东西隐藏,他们想不明白那些东西为什么要像藏宝物一样隐藏。他们不明白,此时他们的母亲已确切感知着恶魔的脚步临近,恶魔的气息她已经嗅到。

1930年10月24日,孩子不知道那是哪一个日子,但那一个日子被历史铭记。前一天是岸青的生日,她冒险潜回给岸青过生日。那一个日子的夜晚,太累太思念孩子的杨开慧,想跟孩子好好地睡一晚。24日凌晨的时候敌人突然闯进。杨开慧和八岁的岸英和保姆被带走。追赶母亲岸青撕心裂肺的哭喊在历史的深处你听得到那回响吗?不幸中的幸,岸英能再陪陪母亲,母亲能再陪陪他。八岁了,他能懂事了,能记事了,如果他不在抗美援朝中牺牲,在和平的日子里,当跟我们讲述与母亲在牢狱的铭心往事。那是他心中的痛,是父亲毛泽东心中的痛。因为父亲是毛泽东母亲是杨开慧,八岁的毛岸青也做了囚徒,是要拿他要挟母亲。该来的终来了,母亲倒平静了。从容面对。这是她最后的斗争。1930年11月14日,母亲被押出牢房,此前她被多次从牢房提出,但这一次有些异样,他因牵挂母亲而哭泣,母亲尽管有万般牵挂然决绝而去。该来的终来了,她从容面对。这一天两声枪响后,母亲倒在血泊。她两手抓进泥土,仍存丝丝气息。凶残的敌人又补上一枪。毛岸英和保姆走出监牢,身旁再无母亲。他们成为了敌人的饵。

地下党冒险从板仓接走了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送上海。在上海地下党中央机关工作的毛泽民,他们的叔叔,经请示党组织同意,做此安排。为了安全,毛岸英改名杨永福,毛岸青改名杨永寿。这名号,也许是向振熙老妇人所起,寄寓着她对外孙的祝愿。商定了护送人李崇德、杨母与孩子们的关系,让孩子们管李崇德同志叫妈妈,管杨母叫奶奶。当时毛岸英九岁,毛岸青七岁,毛岸龙四岁。对路线也精心设置。启程时间选在了1931年的春节。爆竹声声中,手推车推着三个孩子离开了板仓,送到粤汉线的白水火车站,乘火车去汉口,由汉口改乘船去上海。

毛泽民安置好他们后,将他们抵达上海的情况向周恩来做汇报,决定将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送到我地下党主办的戈登路大同幼稚园抚养。这里抚养的主要是舍生忘死而正在战斗着的我党领导人的子女和烈士的遗孤。险境中的孤岛。难以想象共产党人是如何精心呵护这里每一日的欢笑。尽管那欢笑坠着沉重。岸英早已不再懵懂。他们总算有了一个温暖的家,尽管经常会在梦魇中醒来,甚至哭喊中醒来。这是一所全托幼儿园,大的孩子要上文化课。大同的名号,寓意世界大同,挺共产党的。但是,周恩来特意请宋庆龄为大同幼稚园题写牌匾,又请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为大同幼稚园题写园名,有了这两块金字招牌作掩护,警探一般不敢随意前来骚扰。

在这里,岸青变得懂事,懂得呵护弟弟,还照顾哥哥呢,懂得兄弟情分,还与小伙伴团结友爱。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三个儿子

 

1931年端午节前后,毛泽民和妻子钱希钧临去苏区工作前,趁孩子们游园的机会,去看望小哥仨。毛岸英问:爸爸也在上海吗?

就在毛泽民夫妇去苏区不久,一天夜里,毛岸龙突然生病,腹泻、高烧,由保育员陈凤英抱到附近的广慈医院就诊,经救治无效当夜病亡。岸英、岸青见小弟去,不见小弟归。

上海的地下党中央机关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汉口被捕叛变,上海地下党机关陷入险境。地下党解散大同幼稚园,对孩子做疏散安排。岸英、岸青先是由一保育员带回家中抚养,后来又被送到一黄姓人家抚养。虽然地下党给予黄家补贴,日子过得也十分艰难。1933年初,上海党中央机关迁移到江西瑞金,留下的党组织遭到敌人破坏,毛岸英、毛岸青生活费的供给中断。孩子一开口就湖南腔,黄家严禁往外跑。黄姓人家担惊受怕。有回岸青挨了打,哥哥一赌气,带上弟弟偷跑了。黄家找不到人,惊动了中央特科。李云奉命寻找。

李云回忆:“接到寻找两个孩子的任务后,我赶紧上街,可上海那么大,到哪里找?找了好些天,都没有发现他们,同时寻找过程中还要小心自己的身份不能暴露。一天,我一路寻找,后来走到城隍庙附近,想买碗粥填肚子。我看到粥摊边上有两个孩子,很瘦,穿的衣服也很破,年龄是符合的。旁边的人说,这两个孩子,从来不说话,很可怜的。我就请他们吃碗粥。吃后他们还是不开口,问什么都不讲。当时我也不敢多问,急忙回去向上海地下党领导人冯雪峰汇报了这个情况,并领着他们两人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冯雪峰立即换了便装赶来。冯雪峰来了后,连哄带骗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吃饭的地方,还不断跟他俩套近乎,可两个孩子很警惕。饭吃过后,大概跟冯雪峰熟悉了,冯雪峰问他们是哪里人,其中一个孩子才说了句是湖南人。”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三个儿子

毛新宇探望李云

刘思齐(又名刘松林)回忆道:“我们结婚后,岸英曾带我去西四胜利影院看电影《三毛流浪记》。当时,他触景生情,非常激动。电影结束了,影院里的人都走空了,他还沉浸在电影的情节中。母亲被枪杀那一年,他才八岁,在妈妈被押赴刑场时,抱着妈妈的腿不放,他知道,妈妈这一走就永远不会再回来了!他和弟弟在上海流浪的经历与三毛非常相似,三毛所吃的苦他都吃了。和三毛不一样的,就是他没有给资本家当过干儿子,没有偷过东西。”

任你浮想联翩:严酷的境遇,他们顽强地生存,警觉地保护着自己,小哥哥紧牵小弟的手。

两个孩子找到后,地下党派人通过张学良的帮助,乘法国邮船斯芬克司号从上海启程,在海上航行了约一个月,途经香港、西贡、孟买、苏伊士、地中海,于1936年7月底8月初抵达法国马赛港,改乘火车到达巴黎。中共驻莫斯科共产国际代表团副团长康生专程前来将毛岸英、毛岸青接往苏联莫斯科,被送到国际第二儿童院,各自取了苏联名字,开始了在苏联的生活。

毛岸英先后在莫斯科列宁军政学校和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苏德战争爆发,毛岸英多次请求参战未被批准,直接致信最高统帅斯大林:

敬爱的斯大林同志,我是一名普通的中国青年,我在您的领导下的苏联学习了五年,我爱苏联,就像爱中国一样,我不能眼看德国法西斯的铁蹄蹂躏您的领土,我要替千千万万被杀害的苏联人报仇,我坚决要求上战场。请您一定批准我的请求。

落款是: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

在苏军大反攻中,毛岸英头戴坦克帽,胸挂报话机,以坦克连党代表的身份,带领全连战士千里长驱奔袭,跨越波兰、捷克等东欧国家,一直打到德国柏林。听到毛岸英的英勇表现,斯大林接见了他,将一支手枪奖励给他。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三个儿子

斯大林接见毛岸英

1945年抗战胜利后,毛泽东与蒋介石在重庆签订“双十协定”,而停战协定形同虚设,国共之间打打停停,和平希望渺茫却又没有完全破灭。在这一背景,毛岸英自苏联归国。美国记者问他为什么回国?他回答:“目前是中国历史上最有争议的时期,我要回来站在父亲一边。”也有国外媒体将他的归来解读为斯大林送给毛泽东的礼物,宛如抗战爆发蒋经国的归国。蒋介石送蒋经国到苏联留学是在1925年冬天,中国大革命掀起高潮、国共正亲密合作之时。然而不到两年,蒋介石与中共血刃相见,他与斯大林的关系也一度破裂。从此,蒋经国滞留苏联长达十二年。蒋经国虽主动宣布与父亲断绝父子关系,但其“人质”身份不言而喻。每到特殊关口,斯大林便会公开蒋经国的信息,借此而对蒋介石施加影响。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之后,国共再次合作,斯大林同意送蒋经国回到父亲身边。在重要的历史时刻,这是斯大林送给蒋介石的一份厚礼。留学苏联八年的毛岸英,对于斯大林显然没有“人质”的含义,而是具有支持中国共产党的象征意义。这一年毛岸英24岁。

毛泽东让毛岸英上“劳动大学“,去和农民睡一样的土炕,吃一样的粗粮,干一样的农活,和劳动群众打成一片。后来毛岸英参加中央土改工作团,去山西、河北、山东等地参加土地改革工作。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三个儿子

毛泽东和儿子毛岸英

新中国成立后,毛岸英向组织提出下基层的要求。他被安排到北京机器总厂任党总支副书记。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前夕,新婚不久的毛岸英在家中遇到了准备出征的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便向其请求入朝参战。这遭到毛泽东身边的人反对,毛泽东已经为中国革命失去了五位亲人,更何况此次要面对的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武装力量。毛岸英态度坚决,多人劝毛泽东出面阻止,毛泽东的答复:“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儿子!他不去谁还去!”此时毛泽东的内心中该是多么地为有岸英这样的儿子感到欣慰。

10月19日,毛岸英随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入朝,担任志愿军司令部俄语翻译和秘书。除了彭德怀等少数几位领导了解他的身世外,其他人都只知道他是一个活泼、朴实、能干的普通年轻人。

战火分纷飞的朝鲜战场,制空权完全被敌方掌控,志愿军司令部几次易地。

11月25日上午,美军轰炸机突然飞临志愿军司令部上空,投下几十枚凝固汽油弹,正在作战室紧张工作的毛岸英不幸壮烈牺牲,年仅28岁。

毛泽东听闻噩耗,强忍悲痛,缓缓地说:“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已经献出了那么多指战员的生命,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岸英是一个普通战士,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就当成一件大事。”这是毛泽东一家为了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牺牲的第六位亲人。毛岸英葬在了朝鲜。

毛岸青1947年回国,由李富春、蔡畅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遵照父愿参加了黑龙江克山县土改试点。1949年7月,毛岸青回到北京,在中共中央宣传部马列著作编译室任俄文翻译,他翻译出版了十多部马列经典著作和政治理论书籍。后来脑病复发,再次被送苏联医治。归国后他与毛岸英妻子刘松林的妹妹邵华结为夫妻,育有一子,毛泽东为孙子取名新宇。2007年3月23日毛岸青在北京逝世,享年84岁。脑伤的后遗症几乎影响了他一生。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三个儿子

毛岸青、邵华和儿子

1990年,工作人员整理毛泽东遗物时发现毛泽东一直珍藏着的毛岸英遗物:两件棉衣、一双袜子、一顶军帽和一条毛巾。毛泽东瞒着所有人,把毛岸英的这些衣物叠得整整齐齐放在身边,悄悄地珍藏了20多年。一代伟人毛泽东,当他碰触这遗物,心中泪成大江大河,但却不想让你知道。